图片 1扫码关注考研圈微信

图片 1扫码关注考研圈微信

图片 1扫码关注考研圈微信

  • 教育考研栏目征稿启示
  • 2015年考研国家线已公布
  • 34校2015考研复试线已公布
  • 2015全国各地高校调剂信息平台
  • 2015高校考研调剂信息发布方式
  • 2015年考研考生发布调剂意向区
  • 教育考研栏目征稿启示
  • 2015年考研国家线已公布
  • 34校2015考研复试线已公布
  • 2015全国各地高校调剂信息平台
  • 2015高校考研调剂信息发布方式
  • 2015年考研考生发布调剂意向区
  • 教育考研栏目征稿启示
  • 2015年考研国家线已公布
  • 34校2015考研复试线已公布
  • 2015全国各地高校调剂信息平台
  • 2015高校考研调剂信息发布方式
  • 2015年考研考生发布调剂意向区

图片 4一个宿舍6个姑娘都考上研究生了,太牛啦!

图片 5
2014年“9·13”洪灾期间,张昭源骑着摩托车前往灾区。 (图片由本人提供)

考研[微博]成功,才见过导师,骗子电话就来了。4月7日,合肥一名大四学生就被“假导师”的三个电话,忽悠骗走2.4万元。

最近一段时间,在太原科技大学化学与生物工程学院里,有件事成了大家集中讨论的话题,不仅是学校的学生和老师们知道,就连校门口的保卫和宿舍楼里的保洁阿姨都在议论,“一个宿舍6个姑娘都考上研究生啦,太牛了!”

“有人说人应该往高处走,我说我走到了离人民群众最近的岗位,这不是至高无上的吗?”
4月7日,长寿区龙河镇保合村村支部书记张昭源告诉记者,正是基层的酸甜苦辣让他读懂中国,并让自己坚定扎根基层、惠及民生的信念。

张力(化名)就读合肥一所高校,3月份,其成功通过研究生考试,进入拟录取名单。4月7日上午,他突然接到一个陌生电话,对方直接叫出他的名字,“我一听,声音非常像此前见面的导师。”张力赶紧跟老师寒暄几句,对方让自己来一趟学校,谈谈新学期规划。

这6个姑娘就是孙宪阳、罗莉、程夫苓、刘香梅、冯娟和秦瑞霞,她们在2015年硕士研究生考试中,分别通过了华东理工大学[微博]、中科院煤化所、南京工业大学[微博]、常州大学[微博]、常州大学以及青岛科技大学[微博]的复试。

2011年,张昭源结束了在清华[微博]大学[微博]7年的学习生涯。他没选择高档写字楼或跨国企业,没选择回到家乡河南,而是去了我市巫山县一个贫穷小镇,开始了“接地气”的“村官”生涯。

张力信以为真,直接来到南一环的合肥某大学门口,“导师”的电话又来了,说暂时不用来了,学校有领导来视察,需要接待,“还问我身上有没有钱,临时借一下”。

据说,这6位妹子平时就十分了得,几乎囊括了她们系里每个学期奖学金的前一二名,每个人光奖状都有厚厚一摞。除了学习成绩好以外,她们有的能歌善舞,有的能走T台,还有学生会干部,组织能力超强……

用清华奖学金买了辆摩托

对方开口要2.4万元,张力听出“导师”心情比较急,以为真遇上急事了。最后,张力把自己的7000元钱积蓄取出,又向家人借了17000元钱,汇入“导师”提供的账号里。

这究竟是怎么样的一群妹子,为啥她们就能成为不是书呆子的“学霸妹”呢?4月8日,记者走进了太原科技大学的女生宿舍,走近这6位姑娘。

巫山县巫峡镇各乡村海拔200米到2000米不等,最远的新路村到镇上,水路加旱路要走6个多小时。作为镇长助理,张昭源常常要走村入户调研社情民意,山路崎岖,交通不便。

之后,左等右等,一直不见还钱的消息,找到导师询问,张力吓了一跳,“导师告诉我,从未联系过我,也没让我汇钱。”再查电话号码,发现是外地的,明显是有骗子冒充了导师身份,让自己蒙受巨大损失。目前,该案已移交辖区刑警队进一步调查处理。

秘诀1彼此的激励

“摩托车是山区最适用的交通工具,就是陷进泥潭也能推出来。”张昭源那时工资低,唯一的积蓄就是离开清华时,学校奖励支援西部的毕业生发放的7000元奖学金,他用这笔钱买了一辆摩托车。

6个学霸住进同一宿舍,实在是“缘分”

那两年,张昭源骑着摩托车几乎跑遍了巫山所有乡镇。

程夫苓,山东济宁人,是宿舍6个女孩中惟一一个外省人。2011年,她以338分的高考[微博]成绩考入了太原科技大学化学与生物工程学院化学工程系化学工程与工艺专业。一个山东农村的妹子,要到山西省城去上大学,对于她的整个家庭来说,是一件既值得骄傲也颇有些担心的事情——毕竟一个女孩儿家要离开家这么远。但对于程夫苓来说,前途是充满新鲜感的,甚至还有一些幻想。

一次,镇上面向全镇进行社情民意收集工作,张昭源主动请缨去最偏远的新路村走访。

太原科技大学化学与生物工程学院,坐落在省城万柏林区旧晋祠路南堰附近,这是一所二本类院校,面向全国招生。18岁的程夫苓独自一人背着行李踏上了济宁到太原的火车。

到新路村的路没有硬化,路面是用大石头堆砌出来的。“那时,我也才学会骑摩托车,这种路根本骑不来,一路上栽跟头不下10次,弄得手脚到处都是血口子。”张昭源说,那次走访最难的还不是一路上摔跟头,而是上山的路很少有人走,山沟里左边是悬崖、右边是峭壁,一条路越走越黑,一路上就只有他孤零零的一个人,那种静得可怕的感觉,是城里长大的人无法体会的。

她遇到的第一个同学就是刘香梅,两人一起出站一起坐上了学校的接送车,一起发现走错了校区,然后又回到自己的校区并且幸运地被分到了同一宿舍。刘香梅来自朔州怀仁,这是一个心思细腻、重感情的女孩,并且有副热心肠。

晚上7点多钟,张昭源终于颠簸着到了村子。“好多年了,都没有哪个干部敢上来,小伙子值得佩服啊!”近日,新路村村委会主任李永满在电话里告诉记者,刚开始听说张昭源要到山上来走访还以为是句玩笑话——当看到他推着摩托、满脸灰尘站在面前时,自己不由得由衷敬佩这位年轻干部。

程夫苓认识的第二位舍友是长治壶关的冯娟,冯娟和刘香梅身高都在1米65以外,这让身高不到1米6又是第一次到山西的程夫苓以为山西人个子都好高。冯娟是宿舍里最有时间观念的人,从不睡懒觉。

“在巫山工作的几年,我远离名和利,却收获了真实的感情。女朋友在我最困难的时候嫁给了我,我也更坚定了自己扎根基层、奉献青春的理想信念。”张昭源说。

第四个来宿舍的是运城的罗莉,直到现在程夫苓都一直很佩服罗莉,因为她总是能不紧不慢地把事情做得非常好,而程夫苓是个急性子,有事一定抢先做。

骑行五百多公里去报到

孙宪阳是惟一一个让宿舍里所有人都认错的姑娘,因为她特别显小,报到那天是她爸爸、两个叔叔还有姐姐一起来的,大家都以为孙宪阳只是个初中生,大家一起来送姐姐的。直到所有人都离开后,程夫苓她们才反应过来,“萌萌哒”孙宪阳才是舍友。“这个萌妹子可是考出了我们学校这届研究生考试最高分呢,407分,学校也是最好的一所,华东理工大学。”程夫苓说。

2013年,张昭源从巫山县调到长寿区龙河镇保合村,成为中国最基层的党组织书记。

秦瑞霞是宿舍里最文静的女生,性子慢。就像她的性子一样,她是最后一个走进这个宿舍的人。别看她不爱说话,但是心里装着宿舍的每一个人。

保合村位于区农业园区的核心,已完成整村土地流转,经济状况较好,但基础设施建设还没跟上。上任第一天的村民大会,群众就向张昭源反映了三社道路硬化和村里饮水困难等问题。

就这样,6个性格各异,说着不同方言的女生走到了一起。新生报到,学校是按各系的报到顺序来安排床位的,所以能住在一个宿舍显然就是老天爷的意思,那时候大家都不知道自己将会面对什么样的大学生活。

“张书记马上就让我坐他的摩托到现场勘查地形,和有经验的村民一起来规划。”保合村三队村民左新忠谈起这位上任一年多的书记,赞不绝口。

一起生活了一个星期后,程夫苓毛遂自荐当起了舍长,她说反正自己爱操心惯了,就算不是舍长也会总想着宿舍里的事情。于是,四年来,排值日表、充电卡,上传下达,协调姐妹关系,便是程夫苓这个“舍长”操心的一切。

他告诉记者,第一次见到张昭源,是他骑着摩托车来村里报到的那天,“一个北方汉子骑着一辆红色摩托车风尘仆仆从外面进来,一问才晓得他从巫山骑了500多公里、走了两天才赶来,我当时就想:‘这小子精力旺盛,是块做事的料。’”

很多人在上大学的时候,都会在自己床边上拉起小帘子,搞个“私人空间”。但程夫苓她们从来没挂过床帘,“拉上帘子才不方便呢,影响我们聊天。”6个小姐妹都这样说。

如今,张昭源依然骑着他的摩托奔波在保合村的田间地头。前不久,村里的柑橘销售出现了问题,他带着大学生村官搞起了电子商务,两个星期卖出500多箱柑橘,不仅解决了群众的燃眉之急,还探索出农产品销售的新路径。

可能也正是因为她们四年来都没有互相“隔离”过,所以6个人的关系就一直这样亲密,无话不谈。除了生活上的互相照顾,她们在一起还有学习上的互相影响,毕竟6个人同为学霸实在难得,“不让一个人落下”才是关键。

张昭源说,在清华读书的时候,老学长告诉他,百年以来,清华人有的在世界屋脊,有的在酒泉荒漠,有的在三峡大坝,有的在黄土高坡,他们用生命捍卫着祖国的荣誉,践行着自己的理想,“我现在可以理解入学通知书上的那句话,‘清华,是你一生的骄傲。’这不是一种光环,而是一种责任,一种践行理想的幸福。”

每个学期开始,学校都会公布上学期的考试成绩并且排名次,这时候宿舍里的姑娘们心里免不了都要做个比较,谁也不愿意比别人差,暗自较着劲儿地努力。

其实,一个宿舍里都是学霸,也是互相影响的结果。她们感情太好了,不想任何一个人掉队。大四上学期,秦瑞霞迷上了看电子小说,大家去自习室就她不想去,其他人就商量着要“提醒”她,一回宿舍就念叨这件事,那段时间她也成了卧谈会上被“批判”的主角。最后,她主动把手机交给舍长程夫苓保管,直到考完试才拿回来,自己就用一部只能接打电话发短信的老年机。

程夫苓的哥哥是研究生毕业,她从高中时就决定也要像哥哥一样,将来也要考研[微博]。而“萌妹子”孙宪阳也是一早就下定决心考研的。至于其他的四位妹子,是之后才陆续决定自己未来的。究其原因,刘香梅说,学化工的就业面本来就相对窄,大型的国企不好进,剩下的好多都是民企,本科毕业生很可能就只能进化工厂当工人,从此过上三班倒的生活。“朝九晚五才是我的理想生活,我不甘心自己辛苦学习了这么多,以后进工厂当工人,所以必须考上研究生,把自己提高一个平台,就业的路子才会宽。”刘香梅的话可能代表了很多考研人的想法。据她们说,同届没有参加研究生考试的同学,有些已经和化工厂签了用工合同,有些则转了行应聘做了销售。

所以,从2014年3月开始,宿舍里的6个小姐妹着手准备起了研究生考试。不参加招聘会,不羡慕提前找到工作的同学,不去想“如果考不上研究生怎么办”,不给自己留后路。

秘诀2奋斗的精神

下得了决心,耐得住寂寞,吃得了苦

6个女孩中,除了秦瑞霞家在县城外,其他5个女孩都是从农村出来的,也许正是因为她们是农村的娃娃,她们比任何一个城市孩子更懂得“你想得到什么样的生活,就必须要付出什么样的努力”的道理,也更明白“敢下得了决心,就敢吃得起苦。”

像所有的本科院校一样,学校给参加研究生考试的同学准备了能容纳200人的考研自习室。刚开始的时候,自习室里至少坐了100多号人,每个人面前一摞考研资料,很有架势。但随着时间的推移,自习室里的人开始逐渐减少,100多人、到八九十人,到七八十人,到了2014年10月国庆假期回来以后,自习室里就剩下四五十个刻苦学习的身影了,程夫苓她们就是其中的“六份子”。

只要是从大学过来的人都应该知道,“考研”是一条充满了寂寞、压力、孤独的道路,从着手准备到应试至少一年的时间,而且这一年里,大家都还有正常的学习任务,考研的复习只能利用假期和课余时间,对体力和脑力都是极大的考验。